|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大豆行业
电子商务服务平台
 
当前位置: 大豆行情网 » 行业资讯 » 技术资料 » 土地细碎化、劳动力转移与中国农户粮食生产

土地细碎化、劳动力转移与中国农户粮食生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1-18  来源:中国大豆网  浏览次数:1138

  秦立建(北京交通大学中国产业安全研究中心北京100044)张妮妮(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北京100083)蒋中―(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北京100032)内容提要本文采用随机前沿生产函数研究了土地细碎化、劳动力转移对农户粮食生产的影响,发现土地细碎化降低了农户的粮食生产效率,减少了粮食产量。土地细碎化降低粮食产量的传导路径有两个是减少农户化肥等农业生产资料投入,从而抑制了本应生产出来的粮食产量;二是增加了农户的投工量;劳动力的非农转移减少了农户的农业生产投工量,降低了粮食生产效率,表明中国的农业发展已经处于后刘易斯转折点阶段;农户家庭的医疗支出负向影响对农业生产资料的投入,医疗支出对农业生产资料的投入产生了显著的―、弓I言提高粮食生产能力是增加农民收入、保障中国粮食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有效途径,因此受到了中国政府、学者和农户的普遍关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粮食产量得到了极大提高,Lin(1992)等将其归结为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释放农业生产力的结果。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核心内容是“耕者有其田”,1984年宪法明确规定村集体作为土地所有者、并且赋予村庄内部每个合法成员平等拥有村属土地的权利后,土地的调整就成为常态。每当个新的合法成员进入村庄时,该成员都从现有村民那里分得土地并且当他离开时其土地又被村民重新分配,土地的调整随着人口的变化而变化(姚洋,2000)。均分土地导致个直接的后果是人民公社时期相对完整的土地被人为分割成许多小块土地,即土地细碎化。2003年中国农户户均拥有地块为5. 7块,平均每块面积为1.3亩(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2003)中国于1994年确定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目标后,为了提高产量从而增强农户的市场竞争力,是否有必要实行土地的规模经营即土地细碎化是否会对农户的粮食生产产生负面影响如果土地细碎化确实减少了粮食产量,则至少从提高粮食产量的角度出发认为实行土地的流转是有必要的。

  粮食生产的个重要要素投入是劳动力。由于土地规模较小和缺少资本,中国农村丰富的劳动力一直被视为精耕细作提高产量的有效要素投入。当前,中国经济社会处于工业化、城镇化的过程中,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仅2005年农民工的数量已经接近两亿人(国务院研究室,2006)。根据发展经济学理论,按照刘易斯(1989)的二元经济假说,在劳动力无限供给条件下,国的劳动力从农业部门转移到非农部门就业后不会对农业生产产生负面影响,因为农业部门里过剩劳动力的边际产出是零,此时该国经济处于发展的第一阶段;随后,经济发展进入第二阶段即刘易斯第一个转折点,这时非农部门的劳动力需求超过劳动力的供给,但是农业部门与现代部门的生产力仍有差异;最后,经济发展进入到刘易斯第二转折点,此时两部门的劳动边际生产力达到相等的阶段,自此二元经济特征将消失,经济成为一个匀质发展的整体。蔡(2008)认为中国目前农业发展已经进入刘易斯第二转折点阶段,这时应通过农业的规模经营等途径提高农业生产率以保障粮食供给。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否进入了刘易斯第二转折点上换句话说,相对于中国近9亿的农村居民,2亿农村劳动力的非农就业是否降低了农户的粮食生产二、已有研究回顾土地细碎化是促进还是降低粮食生产,在国际层面的研究上还存在着争议。部分研究(Blareletal.,1992;NiroulaandThapa,2005;Sikoretal.,2009)认为土地细碎化能够增加粮食产量,如Blareletal.(1992)通过对加纳和乌干达的研究发现,农户通过对各个细化土地的分业种植能够降低生产风险,同时由于各个农作物的种植、护理和收获季节的不同,土地细碎化又可以减轻劳动力短缺的瓶颈;NiroulaandThapa(2005)认为,土地细碎化没有对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稻谷生产产生负面影响。然等)。如RanhmanandRahman(2008)通过对2000年孟加拉国4个村共计298个农户样本的研究发现,土地细碎化使粮食生产能力下降了(2007)对越南的研究也发现土地细碎化消耗了更多的物质和劳动投入,降低了农户的粮食生产;而KalantariandAbdollahzadeh(2008)通过对伊朗12个村共计151个农户的研究也发现过于分散的土地会降低农户的粮食生产能力。

  关于土地细碎化对于中国粮食生产能力的影响,仅有的几篇经验研究的结果也同样存在争议。Wuetal.(2005)通过对1996年河北省两个县的227个农户的调研分析发现,土地细碎化提高了农户的物质投入效率,从而提高农户1.52%的粮食生产能力;李功奎和钟甫宁(2006)对江苏省4个县436个农户的研究发现,在人多地少并存在大量农业剩余劳动力的情况下,农地细碎化有利于农户进行多样化农作物种植,合理配置劳动力,能够增加农户的种植业净收入;许庆等(2008)通过对农地制度、土地细碎化和农民收入不平等的分析表明,土地细碎化与农民的总收入水平呈正相关的关系,并且有利于缩小农民收入不平等。在该文的分析中虽然没有直接提及土地细碎化对粮食产量的影响,但是其认为农民的收入主要来自农业生产,尤其是种植业中的粮食生产,因此,该文所隐含的意义是土地细碎化促进了农户的粮食生产。然而,其他几个研究结果表明土地细碎化降低了粮食产量(万广华、程恩江,1996;苏旭霞、王秀清,2002;WanandCheng,2001;Nguyenetal.,1996;Tanetal.,2008)。苏旭霞、王秀清(2002)的研究表明土地细碎化不仅降低了粮食生产的规模效应,而且明显降低了农业生产的技术效率,认为通过土地归整可以消除土地细碎化的负面影响,粮食产量将有显著的提高。WanandCheng(2001)通过对284个农户的调研发现,土地细碎化对粮食产量的消极影响极其显著,如果所有家庭土地完全归整后即如果每户只有一块土地,则中国的粮食产量可以提高15.3%.Nguyenetal.(2008)从要素投入的角度研究土地细碎化与粮食产量之间的关系,这些研究结果都表明土地细碎化增加了农户的劳动投入和物质要素投入,例如分散的土地增加了劳动者为转换劳动地点奔走于各个地块而带来的劳动消耗,其暗含的结论是分散的土地降低了粮食产量。

  由此可以看出已有研究关于土地细碎化对中国农户粮食产量影响的研究结果存在争议。如果土地细碎化不会降低中国的粮食生产,那么致力于改善农业经营规模的政策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万广华、程恩江,1996)。然而已有的研究成果尤其对于中国的研究还很不充分,并且大多数采用某一年的截面数据,缺少面板数据的研究支持。本文将通过对中国传统农区某村1995―2002年的面板数据进行研究,探讨农地细碎化对中国农户粮食生产的影响,并将劳动力转移纳入到分析框架中。

  三、数据来源及计量方法本数据来源于美国密歇根大学与中国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对安徽省某村的联合调查。该调研始于1986年,止于2002年,其中1992年和1994年没有进行调研。该调研于1986―1991年、1993年、1995―2002年期间使用了3个内容互有联系但又有所差异的调研问卷。其中1995―2002年版本的调研问卷满足本研究的变量需要,因此本文采用该调研中1995―2002年共计8年的数据进行研究。安徽省是中国的产粮大省,也是劳务输出大省之一。所调研村2002年人均纯收入2487元,与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2476元几乎相当,比安徽省当年农民人均纯收入2120元多17%.该村2002年共有3277人,806户,1995―2002年每年共有72户作为问卷的调研户,除去更换的个别调研户外,其中70户是此调研期间一直固定的调研户,因此得到8年共计560个观测值。在这些观测值中,有17个观测值将土地全部转包出去,即该观测值中土地地块数量是零,经过数据整理还有5个观测值不符合要求,本研究剔除这22个观测值,共得到538个研究样本。家庭农作物产量是小麦、油菜等以实际价格为权重加权后的产量。平均每户家庭拥有的土地面积是3. 66亩,家庭拥有的土地地块数量最少是1块(只有一个观测值是1块),最多14块。变量的具体定义及描述性统计见表1.表1变量定义及数据的描述性统计分析变量定义均值标准差最小值最大值衣作物产量(公斤)家庭种植业投工量(曰)购买种植业生产资料总金额(元)土地面积(亩)土地地块数量(块)外出劳动力占家庭劳动力比例家庭主要劳动力年龄家庭主要劳动力教育程度(高中及以上为1,否则为)年末拥有生产性固定资产原值(元)农业生产资料价格指数家庭医疗支出(元)注:本表为每个衣户每年的生产生活情况统计(2001)等的经验证明,Cobb-Douglas即CD函数形式是适合中国农业生产的函数形式。本文将遵循这一思路,将劳动、资本和土地看作粮食生产的三大投入要素;土地地块数量等不是生产投入要素,而是影响粮食生产效率的因素,因此本文采用随机前沿生产函数检验土地地块数量等因素对粮食生产效率的影响。随机前沿生产函数最早由Aigneretal.(1977)提出,并由BetteseandCoelli(1995)发展完善,模型如式⑴所示。该模型的误差项由Vit-Uit组成,其中Vit是独立于投入和技术水平并且服从正态分布N(0,crV)的随机统计噪声,反映生产中的随机误差;Uft表示非负的随机变量对农户粮食生产造成的技术效率损失,服从在零点截尾的正态分布N(pctU)。如式(2)所示,Uft中的待估计系数为正则表示该变量降低生产效率,否则表示促进生产效率。Vh和Uh相互独立。,由于“看病难、看病贵”的原因,中国农村居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现象比较严重。农民一旦生大病,不但身体跨了,而且很多年甚至―辈子不能恢复生产(韩俊、罗丹,2005)。医疗支出排挤生产资料投入,进而降低粮食产量,其结果是降低了农民的收入。因此,目前施行中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要提高保障水平,加大对大病的补偿力度,切实减轻农民的经济负担。表1中时间趋势变量T在1%的水平上显著,但系数值较小,说明存在技术进步,但是在现有条件下农业生产技术进步的作用不大。

  五、结论与启示通过以上对中国传统农区安徽省某村的土地细碎化、劳动力转移与农户粮食生产的分析发现,土地细碎化降低了农户的粮食生产效率,减少了农户的粮食产量。土地细碎化降低粮食产量的传导路径有两个,其是减少农户对化肥等农业生产资料的投入,从而抑制了本应生产出来的粮食产量;其二是增加了农户的劳动投工量,农户携带劳动工具奔走于各地块之间消耗了劳动者的体力与精力,浪费了有效投工量。劳动力的非农转移降低了农户的农业生产投工量,减少了农户的粮食产量,说明中国的农业发展处于后刘易斯转折点的阶段上(蔡,2008)。同时,农户家庭的医疗支出负向影响农户农业生产资料的投入,医疗支出对农业生产资料的投入产生了显著的“挤出效应”。

  培育土地租赁市场并加快农民间土地的流转是减少土地细碎化、增强土地规模效应和提高农户粮食生产能力的有效举措。健全完善的农民社会保障体系是土地流转市场建立的基础。土地具有的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功能为中国农村社会的稳定和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当城镇化、工业化的历史发展阶段来临时,中国农户具有的小块土地经营规模就必然被农民市民化、土地规模集约经营所取代。更多的农村劳动力转移到非农产业就业,就会扩大农业生产资料的资金投入,加快农业生产的机械化水平,提高农业产量,实现农业与非农产业和谐发展。

分享与收藏:  行业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最新文章
 
关闭